从一份来自欧洲的有关虚拟大学的研究报告中,作者的观点非常令我赞同,也如同是我的切身体会。一个人,尤其是在大学的阶段,应当有条件获得接触社会各类精英的机会,并能够从中找到自己的定位和学习的对象。中国的教育让人们往往崇拜权威,对“权威”噤若寒蝉,直至自己也变成崇尚“虚荣/神秘”的个性,对学术研究和产业发展都是不利的。

I will begin by reviewing the lessons to be learnt from my story, which can be told in many different ways. The most important lesson echoes Castells, who, in his book The Rise of the Network Society [1], states that close personal contact between experienced experts and novices is crucial to the latter’s development and will always be so. No one who has been educated or become skilled in their profession has done so without the guidance and example of one or more persons who have already won their spurs in that profession.

The second, equally important lesson — one not mentioned by Castells — is that respected experts in a particular field do not necessarily make great teachers, nor do they always give proper lessons or even take the time or feel inclined to do so.

The third, frequently forgotten, lesson is that none of us really needs to have many different mentors in the sense of trusted, personal advisers or examples. Learning consists for the most part of absorbing information, applying it and slowly and patiently building up expertise, working with fellow students and, where necessary, being guided and evaluated by people who are expert guides and evaluators.

中国新闻周刊的一篇文章《新革命 性革命》也引起了我的注意,教育与社会问题是紧密相关的,封闭的、僵化的教育内容和结构会让政府在面临重大问题的时候手足无措,难以招架。真正应当做到未雨绸缪,时来人备,则必须关注教育的战略意义和手段。

…..李银河同时认为,政府并没有意识到性革命的到来,“政府和教育应该提前做更有效的性教育,而现在的性教育更多从医学的角度来谈,与性病、艾滋病联系在一起,好像性和病联系在一起的,其实性是很美好的事情。”

丘成桐﹕学速算法无用

凤凰网24日消息,星岛日报报道,十一岁学童以史丰收速算法破世界纪录,近日在报章头版出尽风头。世界著名数学家丘成桐却对速算法进行了严厉的批评,表示用计数机都可做到,快速计算只是「肤浅的成功」,他不赞成学生花费时间操练,因为无助学生的数学逻辑发展。香港数学奥林匹克代表队总教练吴重振则谓,速算只是「杂技表演」。

十一岁林以轩以史丰收速算法打破健力士世界纪录,曾夺得与诺贝尔奖齐名的数学界菲尔茨奖的丘成桐,昨日出席中大「数学英才精进课程」结业礼时却大泼冷水,开宗明义不赞成学生练习速算。

他向在座七十多位尖子毕业生演讲时表示﹕「我前晚乘飞机回港,见到报纸头版说有人计数很快,但是我们追求的目标应该是研究大自然的奥妙,不是计算器可以做到的事。」

他又道﹕「任何人用计算机计算器都做到(速算),不用一秒钟呀,哪须用十八秒(林小朋友以十八点八秒打破世界纪录)。」他劝勉说﹕「不如去研究数学,或者看看文学作品,培养文化气质,好过将时间用来练速算。」

这位数学大师又说,自己中学考试时都常计错数,意指计算并非数学最重要的部分。他形容速算只是「比较肤浅的成功」,做到其它人还不能做到的事情才是真正的喜悦。

他担心那位破速算时间纪录的学生太早成名,却不是凭真正的学识取得成功,压力会很大。

数学奥林匹克亦是近年流行的学生数学活动,他认为这比速算「好得多」,但是同样不应太过?重操练。「我在哈佛带过拿奥林匹克金奖的学生,发现他学术有好大障碍,因为只识考试,不懂研究和创新。」

香港奥林匹克代表队(小学及初中)总教练吴重振更批评,速算只是杂技表现,无助数学逻辑发展。「就算有,都是低层次的逻辑思维……只是加减乘除,不涉及任何应用,或者其它几何三角,有几高层次可言﹖」

他认为,小学数学较简单,学速算的学生只会在那时有优势,所以不值得花那么多时间操练。他更以昔日的数学神童辉为例﹕「他当年因为计算快而闻名,但是没有再钻研数学其它方面,结果会考数学也不及格,去了宰牛。」但他亦谓,学生若因计算快而准而提升了自信心,不排除有带来其它好影响。

面对种种批评,秒速心算负责人胡华反驳﹕「效果不是学生计得快而准那么简单,而是可以透过这些训练锻炼脑筋,记忆都会好些。」

有关民办教育促进法看来一如其他改革一样难产,而中国的教育,如果不扩大官方/民间的合作,必将有更大的裂口,应多多呼吁。

(这几天的热点内容)
“办民办学校能否有合理回报?中国全国人大委员会热烈讨论
—————————————————

  (北京讯)在昨天举行的全国人大常委会会议分组会上,民办学校举办者能否取得合理回报的问题引起委员关注和热烈讨论。

  据新华社报道,许多委员认为,要处理好民办教育促进法与教育法的关系。

  现行教育法规定,无论是公办教育,还是民办教育,都属于公益事业,不是以赢利为目的的。民办教育应该是对国家和社会的奉献,在经济方面取得回报的行为不应该加以提倡,要防止把教育变成赚钱的工具,草案应对合理回报加以明确界定。

而另一些委员则认为,目前中国的民办教育大多是投资办学,大多数举办者希望拥有所投入部分的产权,并得到相应回报。如果实行鼓励政策,将有利于吸收更多的民间资金投入到教育事业中来。

  与此同时,应制定相应的条款,防止民办教育的举办者通过乱收费谋取暴利。

  还有一些委员认为,合理回报不同于以赢利为目的,对此草案应从制度上加以理顺。他们建议对取得回报的民办学校单独作一些规定,使这类学校原则上不享受国家的各种优惠,并在履行纳税义务后取得回报。

社会歧视民办学校

关于民办学校学生的合法权利问题,委员们认为,民办学校的毕业生不能取得学历,或所取得的学历得不到社会的承认;上学期间,民办学校学生也不能享受像假期乘车半价这样的社会优待。

  这些歧视性现象的存在,挫伤了民办学校的积极性,也不利于保护民办学校受教育者的合法权利。

  建议草案明确规定民办学校的学生与公办学校学生享有同等的权利,教育行政部门和其他有关部门不得给予民办学校歧视性待遇。

民办教育的质量问题也是审议中的热点问题。委员们认为,民办教育立法首先应该促进民办学校教育质量的提高,促进民办学校人才培养水平的提高,建议草案对民办教育的质量问题加以明确规范。

高科技的东西总是让人着迷,声音/图像的回放设备都是人们一直梦想能够携带的。近日专利产品SoundBug 就给人带来了一种新的冲击,这款如鼠标大小的设备已经由Olympia 收购并推出,能够吸附于任何光滑平面上并通过震动转化为声音而达到扬声的效果。玻璃、桌子都会成为声音的放大器,对青年人的时尚来说不用多说是个非常有吸引力的小Gaget。 如此推断,今后图像的放大也会逐步成为随处可以的可能?而这些,对互联教育(Connected Education) 来说不也是福音吗?

留存SoundBug 网站。

“Olympia公司在CeBIT展会上展示低价位的PC扬声设备,该多媒体扬声器可以放置在任何平整表面上。
Olympia公司向来以制造打字机设备著名,但此次透过汉诺威展会上发表的多媒体扬声器被一些展会观察员称为“今年汉诺威展会上最迷人的小玩意”(sexiest gadgets)。
”—– ZDNet

种种迹象表明,教育已经成为了牵引国民经济快速发展中的一个生力军。而现在却明显面临着两个深刻的危机:第一,人们确实“愿意”为教育做更多的花费,尤其在家庭中作为一种非常战略性的消费,但是教育体系却没有给人们带来与投入相对应的服务质量和效果;第二,教育显然还有更大的潜力,但是传统教育体系却无法从机制上给投资者以合法的回报,而变革的教育也无法在短期内得到青睐,所以教育作为一个产业的特征无法受到认可,创业和投资都相对艰难。但是,这张网络一定有一个合理的切入点和创新的发展逻辑,关键在于谁来引爆这个切入点。

《南方周末》的今年的多篇文章显示了当今教育的一些深刻矛盾,谁知道还有多少新问题会时时出现呢?:
- 有多少聪明可以卖弄——我看GRE风波
- 高考“蛋糕”
- 教育投资
- 家教方程式
- 别了,高考!
- 司法考试门槛绊倒众多法官
- 研究生教育制度必须改革
- 高校扩招陷入尴尬境地

有关教育风险投资在中国更不完善,曾经在南方周末上有过一篇文章介绍风险投资在中国的政策进展,不容乐观:
“对国内技术企业的判断标准与美国迥异也增加了海外风险投资进入中国市场的难度。“在美国,只要在某一段环节上进行技术创新就够了,因为有一个非常完善的分工配套机制可以保证你的技术最终在市场中发挥价值。”JAFCO的钟晓林说,在中国仅考虑技术本身是不够的。“还得看市场,看一个技术企业在开发出一种技术的同时,是否还能将市场做起来。投资一种没有相应市场配套的技术,是危险的。”
  但(IM: 似乎应当加上“似乎”)一切都在好转:7月初,外经贸部有关人士透露,他们正积极酝酿修改《关于设立外商投资创业企业的暂行规定》,新规定将放宽或取消原有规定中对外资机构资产规模、投资总额等准入资格的限制。对外资参与的风险投资基金,减按10%征收所得税。有关人员还透露,修改后的规定将第一次明确区分风险投资基金公司与管理公司,而此前两者是合二为一的。”

==================
Blogger 日益成为网络个性化的重要应用方式,预计在今后2年将有快速的发展,这样的工具尤其对教育的个性化琴瑟相谐,共奏好音。MSNBC上的一段关于Blogger的介绍性的文章非常有代表性,其中的图片更体现了网络人的无处不在和众生相,留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