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办教育:允许合理回报?

近日,一条来自北京的消息在民办教育界内引发讨论,消息称,提交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八次会议审议的民办教育促进法(草案)明确规定允许民办教育举办者从办学结余中取得合理回报。此举标志着制约中国民办教育发展的瓶颈——营利问题将在政策面上获得重大突破。

民办教育:允许合理回报?

珞珈

6月24日,九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八次会议在京举行。由全国人大教科文卫委员会负责组织起草《中华人民共和国民办教育促进法(草案)》提请这次会议初审。

中国历来有民间办学的传统,改革开放以来,民间办学得到新的发展,热潮不断涌现。虽然我国教育法律已有六部,但为了促进民办教育的发展,确立民办教育的法律地位,规范学校的办学行为和政府主管部门的管理行为,社会要求为民办教育专门立法的呼声仍然很高。全国人大代表从1995年就为此事提交议案,全国人大常委会1996年10月对民办教育促进法的起草进行了立项。

这次会议上,全国人大教科文卫委员会副主任委员汪家鏐就此法草案作了说明。她在说明中指出,民办教育事业具有社会主义公益性事业的基本性质,在明确此原则的同时,允许举办者可以取得合理回报。

明确规定允许民办教育举办者从办学结余中取得合理回报,此举标志着制约中国民办教育发展的瓶颈——营利问题将在政策面上获得重大突破。教育界人士认为,这对打算进入教育市场的中外资本都是一个强烈的信号。

营利、回报、产权都是中国民办教育界最敏感的话题,民办教育促进法能否在最终通过时,还保留这一条款还是未知数,一旦这个瓶颈被突破,其对教育产业的影响无法估量。

民办教育成为投资热点

带着上千万元的投资,辽宁沈阳的魏先生上周来京寻找投资项目,他的首选是教育。他说“我以前从事电脑行业;现在选择投资教育,因为投资教育风险小,回报快,只要招到学生,就不会亏本。”

将教育当成长线投资的投资者不止一两个,像魏先生这种量级的投资者还属小户。国内教育产业化的呼声日高,有人推测认为这是一些大的资本在为进入教育领域造势。事实上,一些投资者已经开始行动。

有人称,教育已经成为继互联网之后的第二个投资热点,下面这一系列的数字可以证明:在京城周边斥资上亿元的新贵学校(中小学)都在扩张中,几周前,北京私立汇佳学校开始了它从基础教育向高等教育的进军,汇佳大学城正式奠基动工,据称这一举措将投入7个亿的资金。

在经济发展最为活跃的浙江省,民办教育事业获得了长足发展。掘统计,全省现有民办中小学476所,在校生29万人;民办高等教育的发展尤为喜人,近几年新增民办高校13所,进行高等教育学历文凭考试试点的民办专修学院20所,在校生合计达5万余人;全省还有民办幼儿园9000多所,在园幼儿63万余人。民办教育成为浙江省教育事业的重要组成部分,这已是不争的事实。

公益性和营利性如何平衡?

资金是困扰民办校的第一大难题。许多民间有意投资办学者希望在为国家做出贡献的同时,个人也能得到合理的回报。而这种想法依据现行《社会力量办学条例》去衡量则不能实现。

北京科技研修学院学院副院长周孟奎认为:“民办教育促进法(草案)首次提出回报问题,这是一个实质性的转变。民办学校竞争体现在规模硬件、学生就业、教育教学,但归结起来是资金的竞争。”他认为,如果能够明确举办人可以适当取得回报,会促进中国教育市场化的进程。

耶鲁MBA新东方教育在线的CEO钱永强介绍,在国外做教育都会有营利,但国外的教育机构分为营利性和非营利性,营利性的机构大都指的是职业教育类,像美国的阿波罗教育机构这样的上市公司,其市值达几十亿美元,完全按照市场的规律来运作,其利润要分给股民和经营者;另外一种是非营利的机构,像哈佛、斯坦福这些著名的私立大学,但他们同样也在营利,他们的项目经理手中掌管的资金流量是可观的。二者的区别在于是否上市,是否让更多的人分取利润。

钱永强的观点有些偏激,但公益性和营利性都是民办教育不可或缺的属性,如何在两者之间找到平衡?中国能否借鉴国外私立教育的发展经验,学术界也不能给出定论。

作为中国民办教育研究的权威,厦门大学高等教育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邬大光认为:“法律草案中提出营利的界定当然要谨慎,但更重要的是建立一套监控机制,举办者可以取得什么比率的回报?”

他指出,中国的民办教育的历史传承和国外私立大学并不一致,国外企业家以回报社会的形式来举办教育,私立学校大多以财团为法人,是在公益性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而国内的民办教育举办者大多是个人,中国的企业关注教育,更多是从产业角度看,将教育作为继续产业发展的一部分,这势必导致在运作初期将营利性放在首位。

这样,中国民办教育就进入了一个两难的境地,不吸引投资,就缺乏发展动力,吸引投资,其公益性势必减弱。

此次提交审议的民办教育促进法(草案)为了进一步鼓励社会力量办学,允许举办者从办学结余中取得合理回报。这样与教育法第二十五条“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以营利为目的举办学校和其他教育机构”的规定是否有不一致?全国人大教科文卫委员会教育室副主任卢干奇说,允许举办者从办学结余中取得合理回报,这是在教育法基本原则的框架下考虑对民办教育举办者的一种鼓励措施,应视为是政府对举办者的奖励。举办者从学校结余中取得一定比例合理回报的办法,与企业经营取得利润有本质的不同,企业是税后留利,利润没有上限。”

对于中国为什么不像其他国家那样把民间举办的学校分为营利性和非营利性两种以区别对待的问题,卢干奇认为,民办教育促进法是教育法的下位法,不能与教育法的规定相违背。教育法主要强调的是办学公益性原则,尤其是第二十五条的上述规定,更不能允许学校分为营利性和非营利性两类管理。在这一原则没有修改之前,中国还不能允许举办那种既缴税也拿利润的营利性学校。

民办学校财产属子谁

对于民办学校的财产归属,法律草案规定:举办者投入民办学校的资产归举办者所有;民办学校中的国有资产投入部分属于国家所有;民办学校受赠的财产为学校所有;校产的增值部分,其中国家允许举办者取得合理回报的部分归举办者,其余增值部分的产权归学校所有。

卢干奇认为,这样的规定使民办学校的产权更加明晰,让投资者更加放心。他说,民办教育促进法立法过程中的一个很重要的指导思想,就是要在保护国家利益、师生利益的同时,一定要保护举办者的合法权益,调动他们的办学积极性。

法律草案怎样体现民办学校与公办学校具有平等的法律地位?全国人大教科文卫委员会副主任委员汪家鏐就此法草案作说明时指出,我国将通过立法手段,从6个方面对民办学校进行扶持和奖励,以促进民办教育的发展。这6个方面包括:各级政府可设专项资金,用以资助民办学校的发展,奖励和表彰有突出贡献的集体和个人;各级政府可以采取资助,出租、转让闲置的国有资产等措施来扶持民办学校;国家鼓励金融机构运用金融、信贷手段支持民办教育事业;民办学校享受同公办学校同等的国家统一规定的税收优惠政策;对政府委托承担义务教育任务的民办中小学,国家应当按照委托协议拨付相应的教育经费;新建、扩建民办学校,政府应当按公益事业用地的有关规定予以优惠。

产权明晰了,连同允许获得合理回报的规定,在税收政策上和公办学校一视同仁,解决了目前民办教育发展三大最为重要的问题,对民办教育的发展应当能够起到较大的促进作用。

对此,业内人土则不愿过多掩饰喜悦。目前中国规模最大的民办教育集团——南洋教育集团董事局主席任靖玺认为:如果新法出台,那就真是中国民办教育的春天来了。

尽管近期非常关注“民办教育促进法”的进展状况,还是对在这方面的陈腐思维感到担忧。先看看这些报道中的信息:

“据2000年统计,全国各级各类民办教育机构6万多所,在校学生1000多万人,范围从成人教育、职业培训到基础教育、职业教育、高等教育各个领域。而我国公办学校100多万所,在校生3亿多人,相比公办教育的巨大规模,民办教育学校数和在校生数只约占5%。1999年发布的《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深化教育改革全面推进素质教育的决定》中要求,“形成以政府办学为主体,公办学校和民办学校共同发展的格局”,专家指出这一格局决非是当前“95%”与“5%”的共同发展,民办教育的发展力度亟需加大。”

看出什么来了?6万多所,包括了各种培训机构,虽然纳入了教育部门的管理,但是教育部门提供的资源却是有限的,也只是个批准而已。政策上并没有和从来没有在整体上考虑如何理顺民办教育对整个教育体系的角色和作用。传统教育中的庞大资产在现代技术的冲击下显得臃肿不堪,毫无作为,而新的资本市场却有没有理顺渠道,教育的发展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巨大的考验和挑战。

中午之前趁着10分钟的功夫把昨天的幻灯片整理转换为JPG,先发到Donews上,让大家能够更加清晰地认识到Blog 的本质。如果这些工作还不够,那就真应了孔子的教诲了,“不愤不启,不悱不发,举一隅而不与三隅反,则不复矣”。

原本只是把自己对Blog 的一点想法分享给大家,不期在 Donews上引起了很大的反响。说明了大家对这种新事物的好奇和兴趣,当然也大有“不明故理”的人发表一些片面的理解,这也是非常正常的。方兴东也很快兴致勃勃地发表了想法(毕竟他已经在《南方周末》上吹起了“博客中国”的号角 ),但是当前大家对这个事物的理解还是从不同角度来看,只能慢慢求同了。

我还需要向搞教育技术的人们倡议,赶快把这个思想应用到教学中去! 不要考虑Blog(网志)是否是一个趋势,仅仅是它的个性化的特征就可以给学习带来很大的促进了。如果能够在LMS中把Blog 的功能加入,并提供支持RSS/RDF 的接口,一定会成为学习者最“粘”的工具,我一直在提倡的学习体验可以自然浮出水面了,哪里还需要刻意生硬地加入社区功能。

教育/学习能够最大程度地利用新一代网络技术(语义网)的优势,这些以语义为特征的基础技术正在现有互联网的基础上形成更有“意义”的计算平台,对知识的表达和知识的整合具有尤其重要的价值。在W3C中,一项看似并非最常用的规范则更好地说明了教育技术与新一代语义网络的最好结合,这就是MathML。我本来对MathML有一些介绍性的文字,但是随着对整体架构和互联教育体系的完整系统的研究而疏于跟踪,直到最近Design Science 发布了免费的MathPlayer 并通知了我,我才重新对其有了更多的关注。

确实,如果网络上的教学内容,尤其是科学内容有了语义含义,那么就可以更加智能地传递科学内容,并形成各种交互可能性。例如,一个科学公式的分解过程本来是非常难于表达的(为一个公式而用Flash 动画显然成本太高),有了MathPlayer 这样的显示方法,加上MathML的自身描述能力,就可以把公式真正地用自描述的方法进行传递、交换和存储。在上海的易文网周澍民曾经专门问我解决数学公式的存储和表达方法,相信现在他应当满意这个方案了。

安装Mathplayer之后,在网页开始应当标注MathML的语言名域,然后在内部可以用这个名域确定的MathML语言自由表达公式。


……








x

5

\sin x + 5



还可以参考每年的MathML国际会议,从中跟踪更多的围绕MathML的各种研究和发展趋势。

网络内容的危险性对儿童的教育来说还是非常关键的,因此网络的技术在这方面也在不断努力(并不是简单封死某些网站的愚蠢做法)。W3C很早就注意到了这个问题,除了和其他一切社会问题一样,需要民间共同的努力和作为父母的共同努力,还要通过技术形成网络上内容良好的分类和分级能力,形成对内容分流的可能。

Platform for Internet Content Selection (PICS)就是这样的一种技术规范。最早的目的就是在网络内容上附加一些信息标签,包括内容的分级和签名/隐私等信息。后来的发展已经融入到整个语义网的运动中。更详细的有关网络内容过滤或者父母对儿童访问网络的内容的控制,可以参考http://www.getnetwise.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