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软的 ClassServer 2.0 中还提供了对课程标准的参考联系,这部分的内容也正是现在中国所欠缺的部分。这部分的链接微软还并不作为公开站点列出,但是通过察看它的产品演示可以找到这个地址,对中国课程标准的制定具有参考性。

微软ClassServer 的课程标准秘密站点

主要分类:

Behavioral Studies
Civics
Economics
English
Geography
Historical Understanding K-4 History
Math
Science
US History
World History

看了微软的Encarta ClassServer 2.0, 才发现原来美国的学校里已经普遍应用了 Bloom 的分类和Gardner 的智力理论(这些正是今天中国教育界崇尚的),而且有效地应用到ISD中。微软的努力也是非常好的借鉴,其中的设计思想和应用情景对中国市场有同样的意义。只不过微软的教育解决方案恐怕要很长时间才能够进入中国,所以现在我们“取夷之所长”是一个非常好的策略,为什么呢?因为其中的教育理论是中国学术界和教育界同样认可的,而我们面临的问题正是如何把这些教育理论应用到实践中的问题。微软的方法并不复杂,却引出了人机交互设计的基本法则,“以用户为中心”,这是教育应用最重要的设计原则。我们可能不必从头开始,只要在这些已有的设计思路上调整为中国的应用情景,加上互联教育体系框架的指针,能够让这些产品更加有效地延伸到更长远和更广泛的程度。况且,谁知道微软的教育产品是否会随着公司业务的调整而被取消呢?
========================
与MSN 的中国策略相对照后就会发现,原来百科全书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资源。这也是我时常关注的一个领域,在“困扰教育信息化的14个热点问题”中,已经点名了“中国大百科全书”封闭的策略影响了中国教育资源的发展。而如果真正从头开始建立百科全书,必然会需要大量的投资,而且还难以形容商业模型。比较好的办法就是利用网络社区的力量,“取之于民,用之于民”,这样的模式只需要建立一个基本的框架,然后引入合理的“构建”机制,就能够逐步成为公众喜爱的资源中心,还能够借以出版的方式多管齐下,形成综合的商业模型。不管如何,门户网站对资源的需求都是最大的。

“互联教育体系”将成为未来的教育体系的参考性框架,如果把国内的自发性研究社区都能够以这个核心进行发散性研究,就能够最大限度地利用有限的研发资源,更好地致力于实践和互操作能力。“互联教育实验室”(CESL)将是一个最有益的尝试,而未来的互联教育体系框架(CESF)更将推动实际应用的发展。

近期有关讨论四种教学系统设计模式的内容也越来越多了,说明ICT越来越走向了与教育的融合,需要认真关注。

近日e-Learning 研究领域普遍弥漫着一种悲观的情绪。目前e-Learning 的规范和标准工作越来越多,也逐步进入了不同的分支,但是实际在应用领域还缺乏有说服力的案例。而且e-Learning 市场上的反映也并非让人能够兴奋之至,这不仅让研究领域产生了困惑,究竟是因为跨学科导致的问题,还是e-Learning 本身理念存在危机?Stephen Downes 收集一些近期对e-Learning 质疑的有关资料,我也作了如下评论:

Although recent buzzes focus on e-Learning effectiveness. I don’t think e-Learning is in it’s crisis. However, the marketing facts may push us to seek innovative new ways to make e-Learning literacy immersion into people’s lifelong learning activities. The new ways may include more interactive and rich learning experiences. Not just focusing on content interoperability.

请参考:Stephen Downes的资料和评论

我的观点仍然是,这正需要更加紧密的跨学科合作和综合素质的人才。单纯的教育研究和信息技术出发的e-Learning 都可能会导致这种危机,而众所周知,教育界是一个陈旧和传统风气很重的领域,没有摧枯拉朽的创新是不能对他们产生深刻的作用的。

这是“互联教育体系”(CES) 进入Blog 时代的第一步,网络真正能够推动学习的能力在Blog上有了更好的体现,希望能够利用这样的创新工具更好地创建互联教育体系发展的每个构造模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