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的长尾

毛向辉 (Isaac Mao, http://isaacmao.com )

2009年7月

如果说迈克尔·杰克逊(Michael Jackson) 的去世是世界级的大事,那么同日去世的费拉·福赛特以及其他几位名人则无法获得同样的注意力。这种效应人们当然习以为常,在不同的领域有不同的叫法,例如社会学中的马太效应(Matthew Effect),商业领域的赢家通吃(Winner Takes All),或者网络与科学领域的幂次法则(Power Law)。无论是哪一种叫法,都说明了社会资源和注意力有越来越关照那些本来已经获得足够多资源的人或事物的倾向,所以当然会出现杰克逊这样的现象。

传统的艺术世界,也是这样的规律起决定作用。一个艺术家,因为偶然的机遇就可能一跃成名,而后就会一发不可收拾,从而成为资源的追捧对象,并可以充分利用这种优势来创造后续优势。因为人的心理天然愿意享受一定的优越感,获得者就在主观上趋同这样的社会安排。所以整体来看,就呈现一条按照幂次法则排列的曲线,居于前茅的人,占有的资源是其次位置的人的二倍以上;而以此类推,经过不超过十次的递减运算,社会资源经过更多人的分配就变成毛毛雨了。 而如此一来,艺术本身的发展和学术界与曾经甚嚣尘上的学霸也没有了差别,公平性自然扭曲。这就像摄影中的景深镜头所产生的Bokeh效果,焦点少数,大部分是模糊的陪衬。这一点在传统的音乐产业尤其过度,如果进入这个少数独占资源的群体,就能够在出版专辑或者商业运作中占尽先机,获得自上而下的定价权,而后来者就会丧失很多黄金机会,甚至毫无抬头之日。

互联网不再信这个邪,先是P2P技术把定价者的信心击碎。就算你可以挟持资源来获得一切主流渠道。随便一个分享种子就可以让这些渠道完全无效,从而削弱了其定价权,不得不寻找新的商业模式。然后大家开始分享自己的作品,也完全绕开了主流的渠道,使各种作品开始出现在不同类型的数字媒体空间,也转而增加了交易的机会和创作者的社会性资本额(Social Capital)。更进一步,人们开始为自己真正喜爱的作品支付小额的费用,积极的传作者也并不介意集腋成裘,关键在于他们不必再为进入公共视野而对经纪公司委曲求全。于是新的模式层出不穷。Sellaband.com 就是这样一个有趣的例子,这个网站为歌手和乐队提供了一个交互欣赏的平台,于是歌手可以从最初的创作(例如一首单曲)开始争取到网络上的支持,直到为自己募集到最低5万美元的制作、出版专辑的费用。迄今为止,SellABand.com已经帮助超过32位艺术团体展露头脚。更多艺人开始意识到自己无需等待唱片进店,粉丝和观众已经就在眼前。在SellABand上排列第一的乐队Nemesea2006年8月登记,眼下已经在欧洲小有名气,事业路程蒸蒸日上的说。

长尾理论之父克里斯·安德森(Chris Anderson)在新书《免费》中再次强调幂次法则中除了独占资源的少数人,更大多数的人形成的长长的尾巴可以相互形成支持,如果支持者和创作者之间可以形成完全不同以往的密切分享关系,那么看似免费的分享行为却意味着持续产粗的巨大营销成果和潜在回报。未来的艺术作品当然不会免费,但是免费分享的思想未必不是艺术作品进入价值链的重要途径。每个潜在的艺术创作,无论是专业、业余、或者专业余(Pro-Am),都可以在社会性平台上弥漫到其合理的价值。所以,在免费时代打开“弥漫”的机会大门才是最重要的第一步。克里斯的名著《长尾理论》已经为社会描绘了更公平合理的分布格局:我们当然还会看到那条幂次曲线,但是领头者不会绝对占据优势;而更远的长尾上,哪怕一个非常社区型的艺术家,都会有足够的捧场者。不止来自于物理的社区,而是来自全球各地。

这正如大自然给了我们星空,也给了我们星云。星云过去不可见,现在已经越来越清晰可见。当社会走向扁平化趋势,固守的一统思维已经不再有通吃的优势,社会的价值体系也被云散到各个角落,却不能有任何轻视或忽视。我和大卫·佐佐木为2009年奥地利电子艺术节三十周年所定下的主题:云智能(Cloud Intelligence),就是希望艺术能和社会的趋势配合起来,有少数人的精品,更有长尾的精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