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想

毛向辉 (Isaac Mao, http://isaacmao.com )
2009年9月

“云想衣裳花想容”,中国人的比喻再次成为了国际主题。年度“奥地利电子艺术节”(Ars Electronica) 不但标记了30年艺术节的成果,而且用一次全新的“云智能”(Cloud Intelligence)概念开启了新的探索人类本质(Human Nature)的艺术旅程。超过10位来自全球各地的天才讲者,在一次全空间互动研讨会中分享了他们的“云行动”(Cloud Activism)和延伸的对“云智能”的畅想。

“云”是本次艺术节的研讨主题,当初提出这个想法,是坐在多瑙河畔的青草地里,眺望河上的驳船和游轮的发呆时候,突然抬头仰望,一大朵超级立体的白云正正悬在空中,瞬间完全抓住了我的精神。它显得那么自由自在,有着不断涌出的边界层次,真是无比迷人。我出神地凝视,试图理解它不断渐变的形状是什么,竟然慢慢忘记了时间。直到它开始慢慢溶解到更大的云层中,才恍然意识到错过一张照片。万幸,半天的发呆没有一无所获,得到了一个新词,“云智能”。

恰逢互联网是第四十个年头,最终开始让人人进入自主贡献内容的时代。最近六年的网络内容几乎是增长了10倍之多,而其中开始成型的是人们的分享动力、社会性网络和涌现的群体智慧。云计算(Cloud Computing)应运而生,因为人们需要分散、弥漫的信息服务,最终把自己的时光轴(Timeline)都完整地映射到网络上。每个时光轴上那些分享的信息又有几乎有无数的丝线穿引起来,终于有机会让人们看到一个社会的真正面貌。

人们有了全新的互感的平台,一分钟前伊朗的射杀会在社会性网络中迅速蔓延和传播,让每个人的震惊成为信息的加速器,当CNN的记者还在中规中矩地准备素材的时候,社会性媒体(Social Media)已经携带尼达(Neda)的惊人画面进入了每个人的头脑,让每个事件全息地记录到社会性网络每个成员的记忆中。当然生活不只是悲剧,克里丝坦(Kristen Taylor )的食物云(Food Cloud)让人们浮想联翩,在对吃的膜拜中找到社会性的快乐结局;而安德里亚斯(Andrés Monroy-Hernández)看到的则是孩童们如何在云中浮现出他们的创造力。

不仅如此,可以有更进一步的科学分析,每个信息分享个体可以用神经元来做类比(至少这是眼下最合适的),可以称之为社会神经元(Social Neuron)。当这些神经元开始活跃起来,就会相互发射出有意义的讯息,并往复在从小到大的循环中进行选择和加强,最终产生新的意识,让整个社会变成一个思考实体。这个社会性大脑(Social Brain)就开始涌现了,它是超过任何个体思考的高级智能形式。这已经不是科学幻想,而是在不断的技术加速和创新中涌现形成,并正在延伸到人类的每个角落。不断自由延伸积极行动和知识积累,让这个大脑更加丰满智慧。如果拿传统的时间尺度来衡量其中的思考,只能看到一个个令人乍舌的神奇创造力,却无法理解它们是如何产生的。云在想什么,是个体无法预测和解释的,唯有新的科学体系去解释。这时候闪现的,也许是宗教数千年来试图寻找的神圣吧。

云不是虚幻,更不是简单的迭代计算。虽然整体很神奇,个体却不可或缺。自然的云中,也许每个水滴都是无身份的。社会的云则不同,每个个体,不但是云的组成部分,也在整体上相互协作,他们靠信任感和链接在一起,这样才会形成更加致密的结构,达成不仅是超越个体的体积,而且是超越个体简单叠加的智慧形态。每个人,在这个意识上,更应当值得尊重和关注,在云行动(Cloud Activism)中,任何尊重人性和自由权利的行为都是值得传递的。当然云的乌托邦味道并不是虚无的担心,所以耶夫盖尼(Evgeny Morozov)对此非常慎重,他提醒我们关注那些滥用的行为,因为世界并不是平的,任何负面的小循环都可能导致云变乌云。

从云计算,到云行动,到云智能,不再是预测,甚至不是依山·扎克曼(Ethan Zuckman)说的预言(prophesy),而完全是超大规模尺度上的自由演进。它远远超过了少数人硬造的像素方阵,是真正可以支持人类永续发展的和谐多样、绚烂美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