审查制度 Censorship 下的四个定律

审查制度从一开始就成了中国互联网的一个组成部分,或者说是从整个网络的发展中滋生出来的一个附属生命体。 这个生命体,本身借助网络的开放性技术和信息的管道生存,但是却从网络的发展中摄取了过多养分,从而威胁到了网络的安全、隐私、自由和价值。

审查制度是一场不归路,在2007年2月我写给Google 创始人的公开信中,告诉他们我亲身的体会“越审查,就越想审查”。审查制度的最末就是无法设定任何底线,也终于会吞噬自己。 在这个过程中,四个定律会发挥作用:

四个阶段定律:

在审查制度中,我将其分为四个阶段来考察。 每个审查制度,无论是在民主国家还是独裁国家,都是存在这些特征的。在一些社会制度下,审查制度可能很容易就在某个阶段被解构,而有的制度下,则可能会延续到最后阶段,直至将自己本身吞噬。

“猫捉老鼠”法则

2008年,我在接受《悉尼先驱晨报》报采访时表示“在中国,政府当局是猫,而网民就是老鼠”:“IN THE game of cat and mouse between the Chinese Government’s censors and China’s increasingly outspoken bloggers, the score has suddenly turned in the bloggers’ favour.

“可爱小猫”法则

正如一位推特用户(@shikang)所说:在Twitter上有看到很多话唠,有政治话唠,生活话唠,各种话唠,看起来都很有趣。看着别人 忧伤或欢乐,是很有趣的一件事。这些话唠说的都是ta们的一些真实想法,看得多了,自己也就想说些啥了。。。 这种现象就是“可爱小猫”(Cute Cat),其实大量的生活类语言帮助用户降低了被“格式”话的风险,避免被归类于“老鼠”而成为追击对象。 “可爱小猫”(Cute Cat)的提出者是Ethan Zuckman,是我在哈佛伯克曼网络与社会中心的同事。这是网民应对审查制度的聪明举措。

 

“狗咬尾巴”定律

2009年,Google公司的搜索引擎业务退出中国。 虽然我认为这是一个战略性的策略,也逐步认识到审查制度并没有那么容易自我反省。 这期间,我发现越来越多的审查者的斧头砍向自我的类似癫狂的情况,也无法避免。这非常类似于狗的一种心理疾病,对比审查制度的怪异和必然,我将这种现象称为“狗咬尾巴”定律。狗咬尾巴定律显示审查制度的自反效果。狗咬尾巴的频率越高,它对自身的恢复程度越差,从而引发更复杂的行为。

 

自吞贪吃蛇”定律

狗咬尾巴不断浮现后,审查制度就变成了一条蛇,它已经意识不到自己正在吞噬的正是自己的身体,吞噬过程难以恢复,也就是一条不归路。所以制度本身就不断地吞噬下去,直到完全消灭自己。在日本和西方古代的神话和哲学中,都有这种蛇吞自身的象征,称为 Ouroboros 或Uroboros,这种象征一方面以为着死亡,一方面意味着重生。2011年3月28日,我对CNN记者Kristie Lu Stout 表示,“这类似蛇吞尾巴”:China’s censoring of the internet is akin to “a snake swallowing its own tail”

×有游戏玩家说恰好有个游戏叫做“贪吃蛇”,概念也类似,遂改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