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脑与癌细胞

一开始,只有少数几个皮肤细胞被RUS 病毒侵入。

这些病毒把身体正常细胞的原癌基因转变为致癌基因,而致癌基因又阻断了肿瘤抑制基因,最终细胞也变成了癌细胞。癌细胞自己编造假的生长信息,所以可以拼命分裂,迅速在肝脏附近形成了肿瘤团块。远在头部的大脑并没有察觉,还在憧憬美好的未来。过了几天,癌细胞的团块开始迅速扩大,有了小小的根据地,肝部略有不适,报告给大脑,可大脑忙于吸烟,饮酒,美食、读书和辩论,还怒气冲冲和别人吵了一场架,忽略了体内的变化。

又过了些日子,因为受不了肝脏反复抱怨,大脑决定和癌细胞的代表谈谈。

大脑说:你们应当不属于这里,回到你们本来的地方。
癌细胞反驳说:我们互不干涉,你最好别管,心脏都保持中立,你何必操心。
大脑说:那你们不要影响身体正常的功能。
癌细胞“哼”了一下,免疫系统都避让他三分,大脑光说说奈何不了他们。

肝脏的肿瘤越来越壮大,有的癌细胞转切开毛细血管,转移到血液中,不光在肝脏,连胃肠都受到了影响,大脑天天听他们哀怨,于是再次向癌细胞抗议。

癌细胞冷冷一笑,你也知道啊,没有人说我们与其他细胞有贵贱之分;况且上帝只负责设计,并不能干预这个世界,就像你再聪明,也管不了我们这些微观世界
大脑很气馁:你们若不停止贪婪扩张,我就要寻求外界干预了
癌细胞:这难道不是我们自家的事情,你找外援,不是很无聊吗?
大脑:你已经把十分之一的正常身体都变成了癌细胞,我们当然要寻求社会的支持,也许还有救。
癌细胞:你看不到旁边的人也在咳喘吗?每个人都有病,你听听,我们的心脏不是更卖力工作了吗?你该感谢我才对。
大脑:你只是正常细胞的变异品种,篡改了细胞内的通讯代码,自己无节制地生长,却没有正常细胞的贡献。
癌细胞:你忘了达尔文的进化论就是建立在变异的基础上。
大脑:进化是自然选择的结果,你是在自寻死路,我必须要制止。

大脑偷偷去找了医生,经过一番检查,医生告诉他现在只能用一刀切的方法,也就是用放射性元素杀死癌细胞,但是同时也对正常细胞和免疫力产生伤害。 他解释说:和你谈话的癌细胞,从表面看和正常细胞没有两样吧。其实确实如此,除了偷偷地干扰生长因子机制,中断了肿瘤抑制基因,癌细胞看上去满正常的。

大脑犹豫很久,此时也只好接受此法。治疗总算是对大脑的一点寄托, 加上天气不错,下午的太阳带来一股暖洋洋的快感。大脑甚至感觉自己的身体在恢复。不禁回想起年轻时意气风发,被世界宠爱的感觉,于是多吸了几口血红蛋白带来的氧气。不过这种感觉只持续了几分钟,氧气中夹杂的味道让大脑忽然一阵恶心。原来有血液中的癌细胞已经流入到大脑中,一群星状细胞团在大脑后部出现,尺寸超过了硬币大,形成了一种叫做少突神经胶质瘤的东西。唉,身体一旦被癌细胞劫持,就如同皮球滚下山,就算加点路障,还是挡不住地越来越快。

医生给大脑做了核磁共振图像并给他解释,他听后愤怒对癌细胞喊道:你们都来害我。
癌细胞说:是你在伤害我们,还倒打一耙?
又接著说:当初我们出现,你也并没有表示反对啊。
大脑叹口气:唉,早知有今日,我该多保护一下免疫系统。
癌细胞振振有词:你要保护我们才对,按照整个身体数万亿细胞的数量,我们毕竟还占少数,我们也有生存权利。
大脑突然激动起来,语无伦次地说: 是啊,生存权利,上帝所赐予的,无比至上的。。。
夜晚的冷风吹来,大脑愕然,自己怎么说出这样的话?他想思考一下,却不知为何总停留“上帝”、“平等”、“权利”这几个词上。他不知道自己的前额叶的语言中枢已经有很多癌细胞取代了神经胶质细胞。
大脑终于忍不住哭出来了:何必呢? 如此贪婪下去,我们都是一死啊。
癌细胞说:这是我们的使命,就是为了让整个身体走向新生。
大脑斥责说:你根本不懂生命的含义,只为一己私利,谈什么新生?
癌细胞说: 难道你不懂,上帝设计出原癌基因,早就在动物体里面上亿年了,变成致癌基因只是被你的行为唤醒而已,你爱吃的食物,天天呼吸的空气,各种生活习惯,都在帮助唤醒这些基因而已。
“。。。”
听了这话眩晕过去的大脑好久才恢复意识,他费劲地看到夕阳落下,太阳还是那个太阳,明天还会升起,可是自己呢。

时间确实不多了。大脑虽然从清晨醒来,却感到呼吸越来越紧张,今天甚至还多次出现幻觉:小时候那些美好纯真的玩伴一个个都回忆起来,冲著他微笑,他多想回到那段日子。可如今门庭冷落,人们已经不敢上门面对他,好朋友也不多见了。大脑有气无力地对癌细胞说: 你瞧那么多正常的器官,现在都在衰竭,大批的细胞都已经饿死了,你们自己的特供营养也难免有问题的。。。

癌细胞干脆不搭理他,他们已经无处不在了,哪里还有对话的兴趣。

大脑费尽力气打电话向医生求救,医生摇摇头:太晚了,我也无能为力,你还是趁早把自己的教训告诉世人吧,也许是醒世恒言。大脑好不容易叫醒了左右手,也就敲出上面这 些 字 而 已 。

第99天了,连呓语都停止的大脑用尽最后的力气喊了一声:上帝。。。 成群结队的癌细胞们连听都没听到。大脑昏昏沉沉地睡去,再也无法醒来。几分钟后,心脏停止了工作,癌细胞和他的同伴们也在几个小时后因为失去三磷酸腺苷、葡萄糖和氧气,相继大片死去。

两位殡葬服务人员来到,把身体,包括癌变的大脑和躯干,运到火葬场,推入焚尸炉:3,2,1……点火!